湾湾呀呀呀

吃吃喝喝写写逛逛

【蔺苏】一个有关胶带的故事 (一)

【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上中下并忘记了初衷,变成了一家三口东瀛游记外加实力虐水牛】【本文是卤煮在被撸否气得睡不着觉的情况下凭着对鸽主和粽主的洪荒之力,精诚所至想出来吐槽撸否胶带的段子,露珠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没读过古文,也从未写过段子,只凭着日常和自家胖子吵架斗殴积累下的梗攒成此文,越写越多,疏漏百出,望各位太太们念在卤煮一腔热血满心愤懑无处洒的情况下大力帮卤煮推荐转发,本文虽原本想是吐槽撸否,可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鸽主和粽主的日常甜甜甜,卤煮不要脸的自比小肥牛,还请各位食用愉快,另,我也不知道为啥观星台干的是气象局的活,勿拍!逃走】     
     文火轻轻卷着紫砂药壶,药壶里浓浓的汤汁咕噜咕噜的滚着,一双略显肉感却又孔武有力的大手抓起一把细细切好的紫姜片投入汤中,左手轻轻扇着一把金丝绸扇,嘴里却不住叹息——“哎,哎?!”




一声叹息还未落,后脑勺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书,硬生生的把那声哀叹上扬了好几个音调,带了好些委屈惊讶的意味。“我说夫人,你也不能仗着为夫宠你就这样无法无天呀,也不看看为夫这夙兴夜寐目不交睫食不知味衣带渐宽终不悔都是为了谁?为了谁?你这小没良心的!”



眼瞅着另一本书已经高高扬起,马上就要自由落体,蔺晨赶紧闭嘴,把剩下的委屈统统打包咽进肚里,干瞪着那被白狐裘裹成白粽子,只露出清秀面容的白面书生,江湖人称麒麟才子的梅大宗主。



只可惜江湖人无缘目睹人前波澜不惊的梅大宗主此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嫌弃样,江湖人更是想也别想看见(估计有幸一睹的都眼瞎了,参见视力渐衰的黎刚甄平一众人等)那一双桃花眼却含着的万种深情,让那被嫌弃的人乖乖闭嘴甘之如饴。




“我说蔺晨,你今早这才两个时辰就已经唉了五十六声了,有话你就说,没话你大爷的可不可以安静一点?!这翔地记我两个时辰才看一页,功夫全用在数你哎了多少声上去了!还有,什么夫人?谁是夫人?上次谁答应的我可是又忘了?再者,夙兴夜寐目不交睫不假(此处粽主微微耳红,这是激动的原因,各位别想歪),你哪里食不知味了?粉子蛋太师糕梅花饼你少吃了?还衣带渐宽。。。”






“得得得,官人,贱内错了还不成吗?”眼看他家长苏巧舌如簧有理有据一腔正气恨不得马上著书立说细数自己十大不是,蔺晨一把收起折扇,心虚的摸了摸腰间上新长出来的一圈不明物体,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奴家这不是担心官人身体吗,本想着来琼州一带是让官人好好享受一下碧海蓝天,免受寒疾之苦,哪想到这琼州居然遭遇百年难遇的霸王级寒潮,偏偏这里还没有地龙,您瞧瞧官人,您这小脸都冻红了,奴家看着心里,心里那个难受啊。。”蔺公子折扇一开,身子往他家长苏上一倒,作势就要哭起来。



“得嘞,得嘞,说人话!”粽主看着这个没正经的简直哭笑不得,心里默念孽缘天注定五百遍,忍耐福众生八百遍,“你先起来,压着我腿麻。”



“好嘞!你大爷的。。。”


“又想造反?”梅粽主长眉一挑,不怒自威。



“官人误会了,奴家说的是这天气,你大爷的天气!”蔺鸽主双眼一搭,百般委屈。


“你真是。。。”粽主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门外“砰”的一声,想来那些咕咕咕吃早饭的鸽子也受惊不小,哗啦啦散开一片,鸽飞狗跳,一片混乱。



“骗人!坏!没有!”



“得嘞,飞流那小祖宗又怎么了,你说说你们俩,简直就是俩祖宗,你说我堂堂琅琊阁阁主上辈子干了啥事儿啊,摊上你这俩活祖宗,天天伺候了大的伺候小的,没一刻安生。”



”废话哪来这么多?不想伺候了是不是?不想伺候我们这就回廊州去,省的劳驾了您蔺大阁主金玉之躯!“



”别别别,官人,奴家上辈子是广积善缘无数每日高香三柱才求来的你们这两尊活菩萨,活菩萨好不容易显灵了也得让奴家多拜几日才行呀。“


”你还有工夫贫?就不怕飞流把你鸽子抓来吃了出气?“此时门外适时地又来一声,配合默契。



”嘿,你说黎刚甄平哪儿浪去了?这么大动静也不出来管管,非要本阁主亲自出马“。蔺晨一边撑手起来,一边嘟嘟囔囔的飘出门外,稍显吃力。


”还不是你把他们都赶走的,说琅琊阁眼药金贵,要是闪瞎了他们的眼可就亏大了。”听见门后不紧不慢飘出的反驳,还没从东西吃多了轻功有点不好使的暴击中走出的蔺大公子的心更塞了,他感觉是自己前半生调戏的小姑娘合起伙来许了个大愿,才让这俩小冤家一个个找上门来欺负自己,哎早知今日,当初就调戏得更狠一点啊,鸽主内心戏很足。


“怎么了飞流?谁惹你了?告诉哥哥,哥哥给你报仇去!”稍稍调整好心态,蔺晨笑嘻嘻的凑过去拍拍飞流小脸。


飞流显然还处于愤怒的状态,小脸小嘴崩的紧紧的,不搭理蔺晨,只是小手往地下一指,算作回应。



”哟,这是啥,小飞流,这不是你心心念念好久,让宫羽姐姐给你从东瀛寄回来胶带吗?我说,为了给你这个小祖宗代东西,我这鸽子都快累死了好几只了,这好不容易东西到了你咋还这么不高兴哩?“蔺晨捡起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问道。


”骗子!没有!“小飞流一字一句的控诉,后来索性小嘴一撇,“苏哥哥”,小鹏展翅一下就飞到他最爱的苏哥哥身边求安慰去了。


蔺晨拿着被飞流嫌弃的那几卷物什,略略思索就有了计较。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蔺鸽主向因为怕又瞧见二位名为有摩擦实则秀恩爱过火而眼瞎,故磨磨蹭蹭赶来的黎刚甄平介绍到。


今年冬天琅琊阁早早收到观星台飞鸽传书,说是有霸王级寒潮席卷大江南北,局部地区将会创造有史以来最低值,怕心爱的长苏宝宝冷着了导致寒疾复发,蔺大公子一早就上上下下打点好了一切,带着一家三口以及几个打酱油的做饭的弹琴的去琼州避避,虽然现在琼州也很冷,众人心里吐糟,但是当时大家都是很赞同的。


尤其是中途蔺公子兴致一发,主要是看见他家长苏今年气色不知为何(其实就是蔺公子就是想说自己医术高明,众人吐糟)特别好蔺公子想着琅琊阁的金字招牌更加灿烂辉煌心里高兴,大手一挥决定顺路去一趟东瀛。


一是让小飞流好好看看东瀛的风土人情,这可怜的小家伙当年一门心思全被恶人所控,好多好玩的地方都没去过,蔺鸽主当时难得慈爱的摸了摸小肥牛的头,吓得他差点飞上梁去。二是也带这几个从未出过国门的小土鳖们长长见识,好歹现在也算是我琅琊阁的人了,不能老在江左转悠。三是嘛(我看主要是,众人吐槽),也好久没和长苏出去转转了,现在四宴已清也该我俩好好快活快活。鸽主美滋滋的盘算着。众人难得一致的附和着,主要是花蔺公子的银子嘛,不花白不花,趁着眼瞎前多花点!


这不,一行七人乘着蔺大阁主亲自督制的豪华木船舒舒服服的到了东瀛。该玩的也玩了,该长的见识也长了,要不是作妖的鸽主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坑,此行算是难得的圆满,不过鸽主的坑向来只坑自己,所以其余六人还是很愉快的。


话说某一天鸽主吃完东瀛特制美食后饭饱思长苏,搂着他家宝贝就开始向外赶人,别人倒好说,黎刚甄平忙着去研究忍术;宫羽对东瀛特有乐器颇感兴趣;吉婶看着刚吃完一桌的美食琢磨着该改改菜谱,这天天粉子蛋蔺大公子没吃腻她老婆子可做腻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并不想眼瞎,晏大夫早早以护眼为由拒绝同行,大家开始觉得晏大夫是不是被宗主气糊涂了,好不容易有坑鸽主的机会不坑白不坑便宜不占白不占,到东瀛后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大夫还是老的精,这俩人一到谁也不认识的地儿那恩爱秀的哦,路上的武士都差点拔刀而起——以刀护目。




蔺公子不说了,江左就那样,到东瀛后更是变本加厉,恨不得长在他家长苏身上,长苏都不叫了,一口一个哈尼、哈尼卡哇伊,叫的那是酥软与绵长一色,鸡皮共疙瘩齐飞,说他还振振有词的说是入乡随俗体验当地风土文化,叫的飞流都捂起耳朵,恨不得再生出一双手来帮他最爱的苏哥哥捂住。


可是他最爱的苏哥哥呢?到了东瀛也像转了性子,不仅不骂蔺晨你大爷的又乱嚎啥,反而笑眯眯的答应,说是算感谢蔺大公子今年把自己调养的这么好,这可大大长了蔺晨大脸(粽主啊你这可是在卖身啊,江左盟有钱江左盟宗主不用这么委屈自己,众人怒其不争),一手搂着他家哈尼腰,一首拿着折扇指着几个白眼翻了一万个的蜡烛们(当时并没有电灯泡)说,我家哈尼都不在意,你们甩脸色给谁看啊?什么人啊?看不得我和我家哈尼好是吧?去去去,拿点零花钱街上玩去别在这里碍眼。


得得得,那五人默念,我们什么人,我们是盲人得嘞,我们还碍眼,我们都快瞎了眼!所以那五人拿了大红包后一心只求快快远离这俩巨大的光源,自己找乐子去。


可是飞流不一样,飞流自小长在这里,却对这里有着不好的回忆,这条路上杀了本田家二郎;那个丁目里偷了小村家宝物,这些街道让飞流又想起了过去寒冷无趣的日子,所以并不是很开心,所以初到东瀛几天更黏着苏哥哥,所以梅粽主头三天总是左边站着搂着他腰的蔺公子,右边站着一只手抱着他胳膊一只手试图堵住两只耳朵的飞流,还要随时劝着左边的人别老想着把右边的小东西从身上拔下来,当然,有些时候也和左边的人一起把右边的人从身上拔下来。


第四天还是这样,飞流还粘着自己不放,非要苏哥哥给他讲故事,粽主回头一看蔺公子那气的都要成鸽子精了,恨不得把小家伙扔出去,最好一扔扔回廊州去,春宵苦短啊!好不容易哈尼身体这么好,本公子憋了三天都快憋出内伤了,咋就有个小东西这么不长眼睛呢?!到底是粽(子)主(精)一个眼刀抛过来制止了蠢蠢欲动准备上手的鸽子精。


“笨,街上这么多好玩的,随便买一个来哄哄飞流不就行了!”


“哎呀哈尼,为夫怎么觉得这东瀛的水土把你滋养得更聪明了呢?”


“闭嘴,也不看看你夫君我是谁?”


“哎哎哎,你那麒麟才子的名头还不是为夫给你暗箱操作的,还有,我俩到底谁是为夫今天咱俩得掰扯清楚了。“


”好好好,你来掰扯,我接着给飞流讲故事“


“别别别官人,您是官人您是官人,奴家这就去给我们这个不成器的儿买玩意儿去”


“飞流,蔺晨哥哥说你不成器,就是笨的意思。”


”你!才笨!“眼看小飞流就要扑过来耽误更多春宵,鸽主一个转身就飘走了。


”来!飞流,别追了,你蔺晨哥哥给你买东西去了,苏哥哥接着给你讲故事。——蔺晨你刚才称呼我啥你给我记住了,要不然我天天晚上给飞流讲十个故事!“”好!故事!“小飞流非常开心,鼓起掌来,飞出窗外的蔺公子心里苦,长苏这中气咋这么足呢,这嗓门怕是那几盏蜡烛都听见了,要说自己没听见可真是撒谎了。



心里默念要忍耐,要保持微笑,要拿出我堂堂中土琅琊阁阁主气度,不可让番邦小觑,如此这般平复一阵后终于走出院门上街去寻东西。”本公子一定要买个最好玩的馋死你,让你天天粘着你家苏哥哥,哼!“蔺。五岁。公子腹诽着出门。



这厢梅。三岁。故事大王还没讲完第二个关于,小朋友要自己独立睡觉才是好小朋友才能早点长大欺负蔺晨哥哥的故事,蔺。五岁。公子就回来了,听着小肥牛的“嗯!自己睡!早点欺负!蔺晨哥哥!”感言才是真真哭笑不得,又怒又喜。



“快来小飞流,看看最爱你的蔺晨哥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梅长苏看着蔺晨手上那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物什以手扶额,腹诽这蔺大公子的品味怎么这么娘炮。“这都是些什么玩意?我们飞流可以男孩子!我是让你去买点刀呀抢呀什么的,你这是买的啥,买这么多本子,笔来干什么,还有这些花花绿绿的是啥?”




”嘿,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人家东瀛现在最流行的物什,叫做手账,简单的说呢,就是记录自己一天的经历,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呢,叫做胶带,是用来装饰手账的,让手账的排版布局更加好看。我说夫人哦不,官人,我看咱家小儿插花天赋不错,想着好好培养一下他的艺术细胞,说不定以后成为一代名家,你怎么就不懂奴家的良苦用心呢?“蔺晨垂首顿足,”奴家可是花重金给小儿买的全套啊!”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