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呀呀呀

吃吃喝喝写写逛逛

【蔺苏】一个有关胶带的故事 (三)

【不知为何,昨天的故事关注度锐减,是为啥嘞?湾湾有点受挫,不过今早起来看见喜欢的太太给自己点赞又开来心心码字去,这期讲的是粽鸽实力虐牛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打滚求爱心~】

“嘿!找着啦!”这次救场大王小肥牛不在,是鸽子仅存的机智自己救了自己一次,只见他从一件中衣里翻出一个夹层,从夹层里又翻出个锦囊,从锦囊里掏出颗鸡蛋大小的物什,圆润光泽,竟有些像珍珠!“剩下十来天就靠它啦!”蔺晨一边喜滋滋的转过头给他家长苏献宝,一边猛然发觉自己刚刚那张破嘴又惹着了他家那个傲娇的小宗主,连忙赔笑欢乐语气,“哎呀,宗主您瞅瞅”。

“哼!”宗主实力白眼,傲娇的别过头看房顶。

“哎呀,宗主,哦不,官人,刚才是奴家错了,且不说奴家的见识远远没有官人您广,单论这措辞,奴家也是大大不妥,奴家好歹也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沉舟侧畔千帆过哦不不,官人您别瞪我,奴家是狗终于改着了吃那啥,现在不一心一意只吃,哦不,只伺候官人您一人嘛,哦不不不,官人您不是那啥,哎哟,您看奴家这嘴笨的哟!”

蔺晨作势要打自己的嘴,梅长苏看他这插科打诨的不正经样早就没气了,只是脸还是绷得紧紧地,麒麟之才嘛,得矜持!

蔺晨见他家长苏哈尼面色稍霁,已经进入实力憋笑阶段,方才继续献宝,”您看奴家手里这颗珍珠,鸡蛋那么大,可够宗主大人买东瀛特产?“

梅宗主一听,鸡蛋那么大,脸顿时又由红转绿,好你个萧景琰居然敢骗我,还义正言辞的叫我别闹了,说哪有鸡蛋那么大的珍珠,敢情你就是不用心找!亏我还把你给我那可区区鸽子蛋大小的珍珠当宝贝似的揣着,不要了不要了!

这次蔺。专业挑拨。晨看见自家哈尼脸又绿了可是开心极了,哼,萧景琰,敢和本阁主斗,你以为你和我家哈尼那点子破事我家哈尼没告诉过我吗?我家哈尼要鸡蛋那么大的珍珠你找不着,本阁主偏偏要给他找着,让他知道是本阁主厉害还是你厉害,你当了皇帝又如何?在我家哈尼心中和本阁主比你还不只是个鸡蛋大的珍珠都找不到的渣渣!

蔺公子还陶醉在自己把当朝皇帝比下去的丰功伟业中不能自拔,眉开眼笑唇裂嘴歪,浑然不觉走开到自己箱笼里翻翻找找的长苏和突然在眼前出现的鸽子蛋大小的珍珠。

“拿去!别傻笑了!”长苏冷冰冰的拍了拍他那张肥脸,“您那嘴要扯到耳朵根儿了,嘴大显得脸更大!”

蔺晨好容易忍住了笑,一看手上这鸽子蛋大的珍珠,那笑更忍不住了,嘴一咧,这次直接到了太阳穴。

“哟,梅宗主,这到东瀛都要随身带着的小——珍珠怎么就舍得交给奴家啦,难不成您是舍不得奴家为您寻来的大——珍珠,准备把这小玩意卖了换盘缠呀?”

“看破不说破!”梅长苏气鼓鼓的揣着手,“景琰那个骗子,骗了我这么多年,亏我还对最后骗他我死了心怀愧疚,走之前偷偷叫飞流把水牛傻不拉几供在祠堂里的珍珠偷出来,随身带着以示尊重,他倒好,一句哪里有鸡蛋这么大的珍珠就把我打发了,快给我看看这念叨了十几年的弹珠长啥样。”说着一把夺过蔺晨手中的珍珠细细把玩。

“你看看你看看,这不就是鸡蛋这么大嘛,还叫我别闹呢,哼,就是当年没把林殊放在心上!”

眼看着自己心尖尖上的人越说越气,自己倒是越看越喜,越看越爱,一把连珍珠带人拉入怀中,顺势坐在床边。“官人息怒,倒也不是你那水牛小竹马对你不上心,只是那笨水牛哪有我这鸽子精聪明!”听着平时大力抵制这个称谓的蔺少爷今天居然承认自己是只鸽子精,梅。三岁。宗主终于转怒为喜,“那是,你这都是成了精的,自然和那山野间的水牛不同。”

“嘿我说,你就这么说咱大梁的皇帝,就不怕犯那诛九族的大不敬之罪?”这话虽代薄责之意,偏偏说这话的人一脸谄媚的笑容,就差把“是的,没错”这四个大字刻在脑门上,手里一紧,更是把怀里的人圈的严严实实,亏得小肥牛现在一门心思扑在手账上,要不看到这不堪入目的一幕又该边喊着“坏!欺负!苏哥哥!”边扑上去把两人分开,啧啧。

就在这俩没良心的在乱冒粉红色泡泡的氛围中一个明里一个暗中可劲弹劾咱们水牛陛下的时候,远在大梁的水牛陛下的心情可是千分焦急万分沉重。陛下正在林家祠堂指挥手下精兵上上下下翻找那丢失的珍珠,并罕见的威胁起了现已擢升为列大统领的满头大汗的列将军。

“你说!你说!小殊不在也就罢了,不,话不能这么说,小殊不在朕已经够伤心了,为什么连朕辛辛苦苦寻来的鸽子蛋这么大的珍珠都不在了啊?你说,你这大统领怎么当的?明明半个月前朕来看小殊时都还在,现在怎么就不在了呢?你快给朕找!朕的小殊啊,你的命真苦啊,朕就是国事繁忙半个月没来看你你的玩具就丢了啊。。。”

眼看着才已铁腕手段把新朝整顿着服服帖帖的皇上就快被找不着珍珠,哦不,过于思念林少帅弄哭了,列大统领有点手足无措,转而指挥着手下几员干将“你们几个,快点找,这边也看看。”

“啊楸,啊楸,啊啊啊。。。楸!”眼看陛下结结实实打了三个打喷嚏,列大统领都快跪下了,“陛下,保重龙体啊陛下!”谁知陛下打完这三个喷嚏反倒有了一丝喜色,抓起列大统领的手腕就问“战英,你说,是不是小殊显灵了!以前我一打喷嚏,小殊就笑一定是哪家小姑娘想我了才这样,我打了个这么多喷嚏,一定是小殊想我想得不行,哎哟我的小殊啊你命。。。”

“陛下,您一定要看开啊,林少帅已经安息了,您一定要好好活着啊!”列大统领眼看气氛不对冒着打断陛下说话的大不敬之罪连忙劝到。

“要想让朕好好活你就快去给朕找珍珠,找不着朕的珍珠朕就得好好想想怎么治你这打断朕说话的大不敬之罪!”陛下搓了一下鼻子,化悲愤为力量,再次罕见的踢了爱将一脚。

“好好好,陛下息怒,末将这就去找。”列统领吃痛,一溜烟跑远了。

“小殊。。。”静下来后呆呆站在林家祠堂的陛下眼含热泪,“朕。。我对不起你,不仅连你留不住,我连给你的珍珠也留不住。。。我。。。”陛下终于憋不住了,抬起龙纹袖挡住眼睛,在站的诸位听到陛下这刻骨的伤心,虽都是铁骨铮铮的七尺男儿,个个却都红了眼眶。

咱再看看这远在东瀛的始作俑者,这俩人,啧啧啧,你压着我我包着你没羞没躁的叠在床边,要是咱皇帝陛下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惋惜不已的小小殊此刻不仅还活着,而且还健健康康没羞没躁的活得跟个大爷似的,关键是还跟一个自己都不怎么熟悉的蒙古大夫整日厮混,偷了自己珍珠(好像其实本来就是小小殊的并没有错,水牛陛下说你闭嘴)不说,还嫌珍珠小,连带着怀疑自己一片赤子之心。客官您评评理,这层层递进的桩桩件件哪一件单拎出来咱耿直的陛下那小身板承受得住?更别说这接下来的大逆之言了——

只见蔺。人肉垫子。晨把双下巴舒舒服服的搁在怀中美人的肩窝,双手紧紧扣在美人腰间,陶醉的轻轻摇晃,试探的问道:“那要不明儿个咱就找个当铺把这珍珠当了?”

“嘿我说,你大爷的蔺晨,小爷我前面的脾气都白发了是吧?商量好的事咱能不提了吗?”眼看怀中美人就要炸毛,蔺晨大爷赶紧腾出一只手来顺顺,顺便克制了一下心中怒放的花海,“好好好,美人儿说啥,哦不,官人说啥就是啥,这糟心的事咱不提了,翻篇哈翻篇,聊聊我们明日的安排吧官人?”

蔺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美人聊天,一边心想得亏自己对长苏说的句句话都上心,得亏自己不抛弃不放弃坚信一定有比鸽子蛋还大的珍珠,要不这皇帝小儿在我家长苏心里那鸽子蛋大小的位置还不得一直占着?这么想着当初找这鸡蛋大小的珍珠流的汗淌的血可就一笔代过。

水牛陛下要是知道自己当初也是费劲心思得来的珍珠就这么被卖了当盘缠,真的得成为史上第一位被发小气死的皇帝,祁王哥哥所愿的锦绣河山又得搁置到猴年马月,所以为了大梁的繁荣昌盛,围观群众表示这俩人赶紧远遁江湖,找个谁也看不着寻不着的地方自己没羞没躁去吧。

怀中那人何等精明,知道今日份额的脸早已给足,这人肉垫子不仅今天,怕是得有一年都志得意满,心想是时候恩威并施了。

“我说胖子”

“小的在,又什么事吩咐官人”

“你一掷千金把小肥牛哄去玩手账,又费尽心机让我卖掉景琰留给我的珍珠,原来就是为了买本大爷和你聊天的一晚春宵哈”

蔺小胖一听此言话中有话,看来不仅可以补上昨日玩手账耽误的份额,甚至今天的荤一并开都不是不可能,心中更是喜上加喜,才怒放的花海上又炸响了绚烂的花火。

粽主其实一说完就真想扇自己的一巴掌,要不是那肉垫子还兼箍手功能,这就想法早就付诸实施。啧啧,这哪是恩威并施啊,这简直是接二连三的大赏啊,粽主不由准备反省自己最近的说话风格怎么就这么顺了这不要脸的意,然而抱着自己的不要脸的并没有给自己反省的机会,左手一放右腿一捞就难得利落地裹着自己躺上了床,接下来嘛——

啧啧啧

宗主自己也没脸形容了,倒是蔺不要脸简短的评价

“爽!”

宗主在心中默默赞同的同时为表矜持象征性的掐了一下那人大脸,被蔺不要脸理解为娇羞又反是一顿调戏,彻底完事后二人的对以下两点达成了一致共识,一是胶带的钱花的不亏,二是珍珠必须马上卖了再多奖励独睡的小肥牛限定版艾木媞(mt)一盒。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