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呀呀呀

吃吃喝喝写写逛逛

【蔺苏】一个有关胶带的故事 (六) 完结☺️

【这个唠唠叨叨的小故事终于完结啦!这几天算是体会到了码字的艰辛,待再写几个彩蛋,还是安静的当一个窥屏汪吧~谢谢大家~】

日子就这么晃晃悠悠,甜甜蜜蜜的过着。琼州寒潮已过,终于恢复了温暖和煦。琅琊阁胶带厂也在宫羽的主持在红红火火的操办起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走夫,纷纷趋之若鹜,琅琊阁自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心情大好的蔺阁主好看啥都顺眼,心宽之下体又胖了几圈,顺带把他家梅长苏的身子也调理得越来越有夫妻相。

梅宗主现在诸事不问,成天除了吃,喝,睡,还有那个啥,就一心只和飞流钻研这胶带的第一百零一种玩法,还美其名曰帮蔺阁主拓宽买卖范围。收费嘛,就是变本加厉的和飞流一起调戏蔺晨。

飞流自然开心,不仅有苏哥哥陪着,有胶带玩着,有蔺晨捉弄着,还有琼州数不清的瓜果每日无限量供应,少年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冷峻如霜的样子,用梅长苏的话来说,日日连做梦都是带笑的。

蔺晨的日子就有些鸡飞蛋打、哭笑不得。以前是他家长苏没工夫搭理他,忙着烧牌子搓手指吃护心丹,现在可不同,长苏拿出了当年收拾六部的气势,伙着小飞流捉弄自己。偏偏自己又最是好哄,每次被软语一劝,看着心上人日益红润的脸蛋,哪儿还有撒气的决心和动力?

话虽如此,蔺晨现在是真觉得,自己在黎纲甄平面前离颜面无存只差一碗粉子蛋的距离。那俩人时常背着自己嘀嘀咕咕,偷偷指着自己笑,待一转身,又装作什么也没事也没有,还努力挤出一个真诚得童叟无欺的微笑,“蔺公子,您找我们有事吗?”

哼,有事,有你个大头鬼!就凭你俩这点眼力见儿还想来瞒我?当年你家宗主还是个毛球时我每次偷偷在背后笑话他就是你俩现在这个样子,看来是得做点啥挽回颜面了。蔺晨暗暗思忖。

其实哪只甄平黎纲,连琼州别院附近为数不多的村民们都知道,这里来了两个气度不凡的公子哥,虽说其中一个看起来稍显单薄,但最是威仪万分,且不说那两个随从对他毕恭毕敬,连那个看起来有点胖胖的但很精神的公子哥都得听他的。

“那个胖胖的公子第一眼看上去很了不起,但其实处久了就会发现其他人都可以欺负他。”给别院送菜许久的李大婶在和刚开始送水果的王大妈介绍到。李大婶嗓门虽大,眼神却不太好,丝毫没注意说这话时不远处椰子树下气愤的大半张胖脸。

“反了,反了”蔺晨嘟囔着闯进书房,吓了玩胶带如痴如醉的俩人一跳。“喝药!”梅长苏看来者脸色有点不好,也没像往常讨要果脯蜜饯,乖乖喝下,正准备问问怎么回事,啪药碗又被收走,那人竟风风火火地走了!

“蔺晨,生气?”飞流有点懵。

“飞流,说了不能叫蔺晨,还是得叫蔺晨哥哥。”梅长苏略带薄责,轻轻拍了拍飞流小脸。

“哦,蔺晨哥哥,生气?”飞流最是听苏哥哥话,乖乖改口。

“你知道,你蔺晨哥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这样,这几天飞流就不许再捉弄蔺晨哥哥啦,不然蔺晨哥哥最是小气,待会得不理我们了。”

“哦,多久?”

“飞流是问什么时候可以继续捉弄?”

“嗯!”

“这个苏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蔺晨哥哥又变成原来那样,什么时候就可以啦,所以飞流要乖哦!”梅长苏看了看窗外微微一动的椰子叶,无奈笑着摇头,“来,飞流,先不理他,我们继续玩。”

“宗主,您是不是和蔺晨少爷闹别扭了?”从来被嫌弃没眼力的黎纲也终于看出些苗头,“这几日蔺晨少爷除了煎药以外都在自己的书房和鸽房,不知道鼓捣些什么,鸽子放出去一批又一批,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黎纲一边说一边服侍他家宗主喝药。

“连药都差我给您送,不是宗主,那边盟里还有很多事呢,这蔺晨少爷撒手不管了我们怎么办啊?”黎纲有些着急的看着宗主。

“这会儿知道着急了?当初你俩在他背后嘀嘀咕咕笑话他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梅长苏气定神闲地喝着药。

“不是,宗主,这您都知道?”黎纲有点心虚,低下了头。“我是看见您和飞流都。。。”

“好啦”,梅长苏打断,“他是堂堂琅琊阁主,也是我的治病大夫,说白了,咱现在是吃住都在琅琊阁,你们也得好好尊重琅琊阁阁主,凡事适可而止。你俩只看见我和飞流捉弄他,我晚上怎么哄他。。。”

“宗主,属下知错了,您不用再举例了!”黎纲本来心里还在呐喊宗主你变了你以前很爱我很支持我笑话蔺阁主的,听着听着这闺房之乐都快出来了,连忙打断认错,一张老脸羞得通红。

“你说你,多大个人了,还没点定力,我都没说什么你脸红个啥,好了好了,你下去吧,记住我的话,好好尊重蔺阁主。”梅长苏也不顾黎纲死活,略略提高声调,余光只看着窗外那棵椰子树下再次飘走的白衣鸽子精。

死胖子,我都这么哄他了,这次怎么还不来主动认错?这几日他到底在作什么妖?难道是我身体最近太好了?他又开始无法无天了?是时候装装病治治他!宗主恨恨的腹诽,表面却还是云淡风轻,照样招呼小飞流过来玩胶带。

继续这么别别扭扭地又过了两天,终于,那人的久违的大嗓门活力四射地一路靠近:“长苏!飞流!快看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东西!”

闻言梅长苏轻轻一笑,见那人大脸出现在眼前,又迅速藏起了笑容,只是眼里依旧是笑意盈盈,“怎的?蔺大阁主终于不生气了?”

“可以?”飞流连忙插嘴,大眼睛里写满了急切。

“是,飞流,你蔺晨哥哥不生气了,可以开始捉弄他了,快去吧!”长苏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好几日没怎么见蔺晨,飞流难得扑了过去,许是对以前的捉弄心中有愧,被蔺晨狠狠捏了几下脸都没还手。

“你看看,我们飞流多大气,才不像某些小肚鸡肠的鸽子。”看着好久不见的鸡飞狗跳,梅长苏终于开心起来,嘴上却还是不肯饶人。

“嘿我说,你还没好好哄我呢,怎么又开始教训起我来了?”蔺晨不服,揉着小飞流的手抽空腾出一只点点梅长苏额头。

“我还没哄你?”梅长苏拂开那人胖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脸椰子树遮不住!我教训了这么多人,就差没拉着李大婶王大妈的手说你们看错了,蔺晨才是当家的,你还不知足?”

“要我知足也好办,我这就把李大婶王大妈叫来,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哎哟!“果然话音未落,脸就吃了一书,蔺晨有些怀念金陵那个手劲不足的梅长苏。

“好啦,地上那是什么宝,快来拿我瞧瞧。”憋了好几天的气终于出顺的梅长苏大乐。

“你好好瞧,仔细瞧,这真是宝,我可是花了好大功夫!”蔺晨脸上写满了快夸我快夸我,就差没摇不存在的尾巴了。

“蔺晨!你居然把我们游山玩水都画了出来印成了胶带!”梅长苏咆哮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活着还是个秘密啊!啊!啊!”他又拿起显得比其他款式都大上的一卷扯开,果不其然,“什么?你把我们在东瀛卖珍珠都印了出来!快告诉我你只是显摆给黎纲甄平看!”

“哎哎,那么激动干嘛,想印什么印神么不正是自己当胶带厂厂主的终极意义吗?放心啦长苏,这批胶带我是不会卖的。”

眼看江左梅郎舒了一口气。

“我只是给这次订货的各大帮派都送了一箱而已,市面上绝对买不到的哦~”蔺鸽主志得意满。

果然,果然,你指望这人不秀恩爱还不如指望琼州六月飞雪!梅长苏懒得理那人,转而看向飞流,“飞流,你不是早惦记着门外那棵椰子树上的椰子吗?去摘下来,今天可以吃了,苏哥哥这就给你砸开!”

蔺晨看着小没良心咬牙切齿的样有点心虚,“那个长苏啊,椰子这么坚固,你病还没好我来帮你砸哈。”

“不劳蔺大阁主费心”,话音未落,馋了许久的少年瞬间抱着个硕大的毛茸茸的椰子眼巴巴的盯着苏哥哥。

“飞流,你蔺晨哥哥这几日是去练铁头功了,现在练成可厉害了,不信你去把这个椰子砸他头上,苏哥哥保证一下就开了,椰子肉可好吃了,去吧飞流!”梅长苏笑眯眯的怂恿。

“飞流你给我住手,你苏哥哥的话不能信,不能砸,砸了就看不见蔺晨哥哥了!”蔺晨一溜烟飘走了,奈何身后小家伙吃椰子的欲望如影随形。

“要吃!看不见!好!”飞流举着椰子穷追不舍。

“黎纲!甄平!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啊!”又是鸡飞蛋打,“吉婶,铁锅借我一用!”

听着门外乒乒乓乓,梅长苏在屋里笑开了花,待他把那些胶带一一扯开看完,便下定了决心:纵然掀起轩然大波又何妨?只要眼前的人快乐,恩爱就让他秀去吧,反正自己这条命,这个人,都是他的,自己十几年前早就认命啰!

Fin
PS:正文已完结,陆续会有彩蛋放出,想知道小肥牛怎么捉弄的大鸽子吗?想知道水牛看见秀恩爱胶带会作何反映吗?不要走开,不要错过,稍后更精彩~






评论

热度(16)